首页    登陆 注册 搜索 论坛状态 帮助 我能做什么

>> 好东东,大家来一起分享!欢迎大家发表文章!
中企论坛精品文章 → 浏览:可以让男人哭一遍的文章

可以让男人哭一遍的文章 中企论坛--97%
  发表一个新主题  发表一个新投票  回复主题 您是本帖的第 6295 个阅读者浏览上一篇主题  刷新本主题   树形显示贴子 浏览下一篇主题
 * 贴子主题: 可以让男人哭一遍的文章 保存该页为文件  报告本帖给版主 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  把本贴打包邮递  把本贴加入论坛收藏夹  发送本页面给朋友  把本贴加入IE收藏夹 
 {灵动} 美女呀,离线,快来找我吧!
  
  等级:项目助理
  文章:142
  积分:1044
  注册:2005-8-18
给{灵动}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{灵动}加入好友 查看{灵动}的个人资料 搜索{灵动}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{灵动} OICQ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楼顶
发贴心情 可以让男人哭一遍的文章
可以让男人哭一遍的文章

如果有一天将要离开这个世界,我希望最后的归宿是在你的怀里。即使喝下奈何桥边那碗遗忘前世的孟婆汤,来生,我依然能够带着对你怀抱的记忆去找到你。 

——题记 

一 

在新婚之夜,我突然问了丁宇这样一个问题:“阿宇,我们总有一天会老去,直至死亡。如果可以让你选择,你希望自己最终的归宿在哪里? 

话甫一出口,我就后悔了。大喜的日子问这样的问题,太煞风景了。 

果然,丁宇沉默了。 

我正想出言挽回时,丁宇却开口了。 

“如果有一天将要离开这个世界,我希望最后的归宿是在你的怀里。这样,即使要喝下奈何桥边的孟婆汤,来生,我依然能够带着对你怀抱的记忆找到你。” 

黑暗中,我看不清他的神色。然而,丁宇的话中所透出的认真与坚决,却让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震撼冲击着灵魂。 

是的,那时,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 

丁宇是个性格很温柔的男人。我不知是否因为这样的性格阻碍了他,至今仍然在一家公司里当着一名普通的职员。当初结婚时,很多朋友都不理解我为何会选择他,毕竟,他一个月的薪水仅及我的四分之一。然而我始终执着的认为那颗温柔的心能抚平我每日的辛劳。 

结婚大半年了,我们始终住在公司的一栋三层楼的小公寓里。虽然只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,可我们都没有怨言,用丁宇的话说:“房子和面包总有一天会有的。”尽管我也想住进一栋漂亮的房子中,但这个物价颇高的城市让我只想先安排好每日的生活。 

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渐渐感觉到了一种悲哀。我曾经相信平淡才是爱的真实内涵,可日复一日的相同生活模式,让我开始心生厌倦。柴米油盐取代了浪漫激情,婚姻开始呈现的乏味让我对它未来的走向逐渐迷茫起来。 

我多么希望丁宇也能感觉到,或者这样,他会做一些改变。但丁宇却似浑然不觉,每日如常。丁宇的文笔不错,还发表过一些小文章,所以,下班后总喜欢伏在桌上写写画画的。我想让他能更多地把精力放在工作上,却总未见成效。长久下来积累的对婚姻的迷惘和悲哀让我的心逐渐麻木和封闭起来,再也感觉不到一丝丁 

宇的爱。 

许勇就是这个时候闯进了我的生活中。 

公司搞了一次晚会,我独坐在舞池边品着红酒,百无聊奈之际,一个中年男人邀请我跳支舞。 

晚上已经有很多人来向我发出过邀请,但都被我以各种理由婉拒了。然而面前这个男人,似乎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中年男性,特别是那种事业成功者特有的魅力,让我无法拒绝。 

乐曲声中我和他轻轻拥舞在人群中。迷幻的灯光让我一时间有些晕眩。他在我耳边轻声说到:“陈冉!对吗?企划部的。” 

我小吃了一惊,抬眼望着他。这个男人个子不是很高,大概只有1米76左右,然而那股气势却让我不得不去仰视他。 

“很奇怪是吗?如果连手下员工的名字都不知道,我还怎么混啊!”他轻佻的语气却使我心中一紧,疑惑下,我张口就问:“你是……” 

恰在这时,一支舞曲结束了。他拥着我,附耳轻言:“我叫许勇。你是今天唯一一个和我共舞的女性。”说完,翩然离去,只留下我愣在那里。 

这个男人,就是我们公司的副总?而我,竞是今晚舞会中唯一和他共舞的人? 

一丝虚荣的满足悄悄爬上了我的心头。 

回到家里已是凌晨,推开家门,丁宇仍然在伏案疾书。见我回来,丁宇把书稿都收了,然后从厨房端了一碗面出来。 

“老婆,累了吧?这碗是你最吃的……” 

“鸡蛋肉丝面,对吗?”我打断了他的话。丁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结婚这么久,他还是像刚恋爱那会一样,经常用这个动作来表示他的不知所措。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打断了他的话,但今天总觉得自己像做了贼似的,脱口又说:“你除了会写写字,下个鸡蛋面,你还能做什么呀?” 

丁宇的脸色一下子变了。我有些愧疚地望着他手中那碗兀自热气腾腾的面,轻声道:“对不起,宇,我可能是太累了。” 

丁宇也把表情放松了,柔声问我:“那,要不就早点休息?” 

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。 

晚上睡觉时我头一回背对着丁宇,当他自后抱住我时,我轻轻地挣了一下。 

丁宇的手臂一僵,缩了回去。 

我没有说话,黑暗中,脑海里一直出现着许勇那浑厚而潇洒的身形。 

二 

平淡的日子有持续了一个星期。 

这天正好是周末。刚下班,许勇给我打来电话。我一点都不惊讶他是如何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,毕竟,他是我的上司。 

到家时丁宇兴致盎扬地说两人一起去湖滨公园,因为从今天起免费对游人开放。我歉然说道晚上同事约着一起聚会。看得出丁宇很失望,但转而他有笑说玩开心点。 

皇伦饭店是本市一座很有名的四星饭店。能在这里经常出入的人非富即贵。刚到门口,就看见一身藏青色西服的许勇立在那里。 

我随着许勇步入大堂时,被眼前的华贵震住了。迎面正中央是一个彩色喷泉,喷泉背后的一个小圆台上,一位优雅的女琴师正弹奏着舒缓的乐曲,两边的餐桌上,尽是一些衣着高档时尚的男女。 

下意识望了一眼自己那已是退出流行的着装,我不禁暗生惭羞。 

我们在大堂一株棕榈树后的空位上坐下。这个地方视线很隐蔽,坐着可以窥见整个大堂而从外面却不容易看到里面。 

几杯红酒下肚,我逐渐放松了自己。许勇端着杯子,含笑问道:“知道我那天为什么只请你跳舞吗?” 

我不解。 

因为你独自坐那的样子打动了我。“我更是不解了。公司里美女如云,我想自己并算不上最出色的。 

“我挺羡慕你的丈夫。如果我有一位这样美丽的妻子,是不会让她在这样的青春里把双手变粗糙的”。 

许勇话中的意思让我有些慌乱。这样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对你说着这种暗示性的话语,让我突然有了一丝害怕。至于到底在怕什么,在那一刻我自己也不明白。 

我几乎是有些挣扎地说道:“不,许总。我丈夫是个很称职的男人。” 

许勇竟然笑了出来:“你在自欺欺人!一个在幸福中的女人,是不该有你那样无助而茫然的眼神!它让你美丽的双眼失去了应有的神采!” 

在当时,这番话重重击中了我的心事,我像一个孩子般伏在桌上哭了出来。半年多来的迷惘,被这个男人轻易的揭开了。 

钢琴乐的旋绕中,许勇的手抚上了我的头发,耳畔,是许勇温柔的诉说:“小冉,让我来给你的生活重新注入光彩,好吗?” 

仿佛有一道旋涡将我吸了进去,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。 

那晚,我没有回家。 

一个男人,点燃了我的激情,将我带入了那所——失乐园。 

三 

接下来的一个多月,我过的如同贵族一般富奢。我总是挽着许勇,如同一对热恋中的情侣,出入各种高级社交沙龙中。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,我却依旧恍惚如梦。 

那晚我没有回家,丁宇并没有过多的追问。后来去了公司同事才告诉我说丁宇电话都打到她们那里了。我知道丁宇已经明白我向他撒了谎,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揭穿呢?不过我和许勇的关系是很隐秘的,而那些高级社交活动又是丁宇难以涉足的。 

可丁宇却比以前有了变化,回到家中只是写东西,如果我不问他什么他也免开金口。他的飘忽不定让我更生厌烦,莫名的,两人进入了冷战。 

丁宇每日开始独自做饭,而我则和许勇在外面把日本料理法国大菜吃了个转。只是在一次回家时,看见凌乱的厨房和桌上几根火腿肠时,我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愧疚。 

这天,我和许勇在一家商场里闲逛。这里面都是一些高档时装,可以说是专为许勇这类人设的。我想自己应该不在这类人中,但是原始的虚荣却被满足了。 

我漫不经心浏览着两边衣架上价格高昂的服装时,许勇的脚步突然停了。我奇怪地望了他一眼,他却没有看我,只是说道:“那个男人一直在看着你。” 

我顺势看去,身子一下子僵了,钉在了原地。 

丁宇。 

我一阵慌乱。这种以他的能力买不了的东西的地方是他从不涉足的,我做梦都没有了到他竟然会出现在眼前。 

丁宇的眼神和复杂,仿佛很多东西铰在一起,那眼神,没来由让我心一痛。我抛开许勇,奔向丁宇:“丁宇,你听我说……” 

丁宇转身跑了。 

我顿在那里,紧咬着下唇,望着他消失的方向,一动也不动。 

许勇走过来,搂着我轻笑:“好了,别看了,我送你回家!”我斜了他一眼,心里恨他还能笑的出来。就在那一瞬,我生出了一丝疲倦和后悔。我没有回答,任由他将我送到家门口。 

家中,丁宇正在狠命吸着一支又一支香烟。灯光中,屋里弥漫着黄昏的呛人的烟雾。只这一会时间,丁宇竟憔悴的似乎有些苍老了。 

我凝视着那张从相恋至今已五年的熟悉面容,眼眶有些湿润了。 

丁宇又狠一口烟,掐灭了烟火:“小冉,既然回来了就早点睡吧。” 

他的语气冷静的大出乎我的意料。我涌起一股不安,问道:“你……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?” 

他摇了摇头,露出一丝无奈而凄然的笑容出来:“不用了。有些事,不知道比知道要好。”我咬了咬嘴唇,轻声道:“阿宇,我……” 

丁宇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,“小冉,别说了。我是真的不想听了,你和他的事,我其实早知道了。”我顿时望着他,却看见嘴角那丝苦涩:“别忘了,我的好多同学都混得比我好。我一直不相信他们说的,今天却亲眼看见。你和他在一起那种快乐的样子,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。” 

丁宇又点燃一支烟,深吸了一口,声音已有些哽咽:“小冉,我很愧疚。” 

我哭了了;原来,他并非心中没有想法。我说:“阿宇,我们重新开始吧,好吗?” 

丁宇只吸着烟,冷冷地望着我。那苍白的面容令我不敢逼视。 

他的沉默,给了我清晰的答复。 

四 

一周后,我和丁宇把结婚证书换成了离婚证书。 

走出法院的大门,我一时有些晕眩,仿佛一切都不是真的。 

天气晴朗,空气中,也弥漫着一股异样的味道。压的厚重的乌云似乎沉甸甸地压在了心上。 

我们都没有说话。还是丁宇先开口:“走吧,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,等他来接你。” 

我听了无话,全身却空荡荡的,有种很强烈的失落。我想哭,是一种突然间的情绪。直到现在,这一切恍然如梦,而我竟不知身在何方。 

回到那共同生活过的屋里,我便收拾着自己的衣物。我想把存折给丁宇留下,却被他拒绝了。 

外面,响起了急促的喇叭声。 

许勇来了。 

我步到门口,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了双眼。这屋里曾那样熟悉的味道将从此陌生,而我的心情却纷乱如麻,不知从何整理。 

忽然,丁宇叫住我,递给我一个盒子。我询问的看者他,没有接。他的表情又现出了往日那种急促:“这……这是送给你的。就算是个纪念吧!” 

“谢谢!”我想打开,被他止住了。 

“别看了,走了再看吧。或者,永远别打开了。” 

我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 

望了一眼窗外,天气阴沉的可怕。虽然才下午五点多,却已然如黑夜降临。 

悬挂的电灯莫名的摇晃起来,接着便熄灭了数秒钟。我无缘无故打了个寒噤。 

屋外喇叭声又响起了。 

灯又灭了。 

忽明忽暗几次后,灯泡挣扎着送来一次光明之后,彻底灭了。就在那一霎,我竟看见了丁宇脸颊上垂落的眼泪。 

房屋剧烈的抖动起来。 

一切是那么突如其来。 

仅仅是沉默了几秒,屋外便如炸锅般,人声鼎沸,各种杂乱无章将我的惊恐推上了极致。 

天花板上的墙皮簌簌地掉了下来。房屋的抖动更剧烈了。 

我感到世界末日的来临。 

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我,低沉而镇定的声音响在耳边:“小冉,别怕,我保护你出去,然后赶紧坐他的车走!” 

就在说话的同时,屋外依稀传来汽车发动声。丁宇护着我,摸索着打开门,我大声叫道:“许勇!许勇!” 

没有人回答。 

房屋的抖动让我已经站立不住了,许勇竟然不顾我而先行逃生更让我全身冰冷,满心都是被欺骗的绝望。 

“喀喇”一生巨响,几乎同一时间,我被丁宇用力推到一边。黑暗中,一个重物压在了我的腿上,剧痛下的我大叫了起来。接着便听到丁宇闷哼的一声。 

我的恐惧支配了所有的思维,开始语无伦次:“那个混蛋!竟然先跑掉了!混蛋!”骂了半晌又一阵剧痛袭来,反而让我从歇斯底里中清醒了过来。我试探着开始呼唤丁宇。 

黑暗中,丁宇的声音清晰地传来:“我没事。小冉,你有没有怎么样?” 

“我的腿被砸着了,动都动不了。”我的声音里已有了哭腔,“那个***蛋,居然先逃掉了,混帐东西!” 

丁宇没有回答,半天,叹了一口气:“现在别说这些没有用的话了。好歹我总陪着你啊。”顿了顿,他有些无奈:“看来得等到明天才有人救我们出去,我的腿也被压住了。” 

这种地狱般的恐怖经历我从未有过,疼痛和恐惧让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。 

我觉得自己已经快崩溃了。 

“小冉,丁宇叫我的时候声音中仿佛有一点笑意:”还记得咱们结婚时,你问我的问题吗?“ 

“……” 

“你忘了?再好好想想啊。就是新婚之夜的时候。”丁宇的语气还是那么沉稳,我的心竟也安定了不少。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种危急时候提到这件事,但我还是老实回答了。 

“你说,明天的报纸上会不会登一则新闻,题目……题目就是……地震中夫妻徇情双亡?”丁宇的声线颤抖着。我一慌,焦急地问道:“丁宇,你没事吧?”在这无边无尽的黑暗中,只有他才能让我觉得安心。 

“我……我真的没事,你……还担心我吗?……咳咳……”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,是长久的悄无声息。情急之下,我拼命挣扎着身子,腿上的剧痛瞬间冲击着大脑,我一下晕了过去。 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悠然醒了过来。睁开眼,仍然是一片黑暗。恐惧如同一只巨大的魔掌抓住我的身躯,我极度无助地大声呼唤着丁宇。 

良久,才听到丁宇微弱的声音:“小冉,我在……在这里,你……你还好吧?” 

我终于痛哭出来:“阿宇,我……我怕……” 

“别哭,别哭啊!”丁宇有些慌张,“我……我会陪着你,你别……别哭……”听着他强做镇定的安慰我,我的心仿佛被撕了一个大口。 

“真的,别哭了。我……我以前不是说过,不管多……多危险,我都会在……在你身边……”丁宇的气息越来越急促。 

“阿宇,你别吓我,别吓我!呜……”我泣不成声。 

丁宇没有回答。 

我慌了,心头狂跳。 

“咳……咳……小冉,我……好想……睡……” 

我的泪水如泉涌般不止:“不要,阿宇,你要坚持住,千万别睡着!” 

“呵……呵,我……我不睡…我要陪……陪着你……到天亮……”丁宇的气息微弱地似在空起中飘荡。 

一团火在我胸中燃烧起来,脑海中不断出现以前我们相恋时和结婚后的场景。虽然总是那么平淡,但现在我才发觉这种平淡竟是那么真实和宝贵。我一直在自我悲哀,却不明白自己所追求的幸福就孕育在这些平凡中。而我,直到这生死交关之时才发觉。 

“小冉……我……好冷……,看来……我没办法……陪你了……”丁宇竟然还在自责! 

“不!”我用尽力气大叫:“我不许!阿宇,你说你要一直陪我的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,我想和你过完这辈子!你答应我啊!” 

黑暗中,是无尽的沉默。冰冷的空气里溢满了死亡的气息。 

“对……对不起,小冉,我……我失信了……” 

巨大的悔恨疯狂地噬咬着我的心,那种钻入骨髓的痛楚让我无出发泄,泪水却无法停止。我这才知道,这个用生命来拯救我的男人,是那样深沉地爱着我。然而,他的爱竟是用生命才让我真正明白! 

无尽的悲伤中丁宇似乎在自言自语,只是声气却是极其微弱。 

“如果……有一天……将……将要离开……这个世界,我希望……最后……的……归宿……是在你……你的怀中,即使……即使……喝下……孟婆汤,我……我来生……还是……还是会……找到……” 

任凭我如何大声呼唤,却再也听不到丁宇的任何声音。撕心裂肺的悔恨让我彻底崩溃了。 

冰凉透骨的寂暗里,只有我无止无尽的悲伤。 

不知过了多少个小时,我终于被人从残垣断壁中救了出来。 

眼前,是我这一生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画面。 

一面坍塌的墙死死压住了丁宇的大半个身子,只有左手臂和头还在外面。在丁宇的身下,一大滩血渍早已变成褐色。丁宇的脸庞仍对着我躺倒的方向,挂着笑容,似乎正准备继续安抚我的恐惧。苍白如雕刻的脸上,是一双永远也睁不开了的双眼。 

我的胸口犹如被万斤重锤击中,一下子扑到他的旁边,抱着他的头,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嘶喊道:“丁宇——” 

声音划开了废墟,却换不回永远沉睡的丁宇。 

周围的救护人员无不潸然泪下。 

五 

一个月后,当许勇手持鲜花出现在医院时,被我当面把花仍到了他的脸上。病床边,是一叠散落的文稿,是丁宇在工作之余写的一本《我爱我妻》,里面,记述着我们自相恋以来所有的生活点滴。 

我没有骂许勇,我不想让他卑劣的灵魂侮辱到我怀中的丁宇。
 
是的,我怀中的丁宇的——骨灰盒。 

他说过,我的怀里是他最后的归宿。 

我要他下辈子还能找到我。 

泪水一滴一滴掉落在黑色的盒子上。那里面,是我一生唯一的记忆 

http://www.1314527.com/
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9-20 22:48:00
  鲜花(0)  鸡蛋(0)
 恋上红樱桃 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射手座1982-12-18
  
  等级:初级顾问师
  文章:344
  积分:1294
  注册:2005-5-7
给恋上红樱桃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恋上红樱桃加入好友 查看恋上红樱桃的个人资料 搜索恋上红樱桃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恋上红樱桃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2
发贴心情 
你错了,男人才不会哭。哭得就不是男人。

张爱玲说过:
“每个男人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‘墙上明月光’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”
于是所有的女人都借此对男人的花心横加指责。
但其实女人又何尝不是,有了钱财,还要真爱;有了真爱,羡慕钱财;爱情钱财都有,或许还要性爱;即使这三者都有,还要蓝颜知己。
但是很不幸,人生不总是那么完美,你只能选其一,想都选,就什么也得不到。
社会没有规定,但是俗成的一种男女分工,男人要负责任,女人要守妇道,不要说我孔夫子,不同意可以去看看《美国丽人》,不过多么先进的思想,这个分工是现实存在的,只是程度要求不同罢了,当然了,不结婚另当别论。
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容易原谅男人花心,而不原谅他弃家不顾。容易原谅女人的软弱无助,而不原谅她红杏出墙。社会赋予男人和女人的使命是不一样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忏悔的眼泪并不值钱,因为事情发生了,时光永远不会倒流。
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9-21 21:06:00
 讨论讨论 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  
  等级:项目助理
  文章:114
  积分:471
  注册:2005-9-19
给讨论讨论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讨论讨论加入好友 查看讨论讨论的个人资料 搜索讨论讨论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讨论讨论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3
发贴心情 
人总是在最坏的环境才看到了真,脱离了这环境,可能就是记忆,然后再次的慢慢淡忘!假如那个许勇也不走,只是在外打电话求助,或者在叫女主人宫的名字.......那等女的获救后是不是就会躺到许的怀抱里?丁宇的爱不就成了一声叹息了吗?爱情并不是要拿来比较才知道的!这样的故事女主人公的性格是这样,以后她还是会忘了他,还是会找一个她追求一时的爱情的!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9-22 9:23:00
 p92099362 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  
  等级:项目助理
  文章:91
  积分:357
  注册:2005-5-17
给p92099362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p92099362加入好友 查看p92099362的个人资料 搜索p92099362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p92099362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4
发贴心情 
忏悔的眼泪并不值钱,因为事情发生了,时光永远不会倒流。
为什么大家总是失去后才知道珍惜呢?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9-29 18:51:00
 wineshopping 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  
  等级:项目助理
  文章:109
  积分:376
  注册:2005-2-21
给wineshopping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wineshopping加入好友 查看wineshopping的个人资料 搜索wineshopping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wineshopping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5
发贴心情 
丁宇:一个失败的男人,他不懂爱如何表达和维系,爱的对象从根上就选择错误。
小冉:不适合结婚,她内心永远都有更新的追求。
许勇:我个人觉得他做的比较有分寸,对那个自私的女人的谴责可以不虞理会。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9-30 10:05:00
 zhou_jiapeng 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魔羯座1981-1-10
  
  等级:初级顾问师
  文章:161
  积分:823
  注册:2004-9-12
给zhou_jiapeng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zhou_jiapeng加入好友 查看zhou_jiapeng的个人资料 搜索zhou_jiapeng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zhou_jiapeng 访问zhou_jiapeng的主页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6
发贴心情 
漂亮的女人就是这样,不到最后不会相信自己所爱的,和爱自己的人之间的真诚!
可悲,!!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10-2 18:40:00
 thinwinds 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魔羯座1982-12-25
  
  等级:初级顾问师
  文章:184
  积分:799
  注册:2005-9-23
给thinwinds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thinwinds加入好友 查看thinwinds的个人资料 搜索thinwinds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thinwinds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7
发贴心情 
没有眼泪,只有遗憾,人总是等到失去后才会去珍惜和拥有
可每每失去了就不会再重新拥有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10-3 17:10:00
 pearlinnorth 美女呀,离线,快来找我吧!
  
  等级:新手上路
  文章:10
  积分:98
  注册:2005-10-3
给pearlinnorth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pearlinnorth加入好友 查看pearlinnorth的个人资料 搜索pearlinnorth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pearlinnorth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8
发贴心情 感动而悲哀

女人常用感性思维
男人常用理性思维
因此
女人总是那么幻想
男人总是那么实际
正因如此
才有那么多爱恨情仇
悲欢离合
书到用时方恨少
不撞南墙不死心
可悲可叹
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10-4 16:06:00
 xfq027 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  
  等级:项目助理
  文章:71
  积分:408
  注册:2005-9-28
给xfq027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xfq027加入好友 查看xfq027的个人资料 搜索xfq027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xfq027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9
发贴心情 
感情的事是最复杂的,希望女主角忘掉过去,把握现在。她没有骂许勇说明真的是后悔了并认识了自己的错误,还是有药可救的。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10-4 22:16:00
 独孤红玉 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  
  等级:管理沙龙版版主
  文章:552
  积分:2265
  注册:2005-8-26
给独孤红玉发送一个短消息 把独孤红玉加入好友 查看独孤红玉的个人资料 搜索独孤红玉在精品文章的所有贴子 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独孤红玉 引用回复这个贴子 回复这个贴子10
发贴心情 
爱,或许更爱。即使离去,在她灵魂深处的某一个角落,永远珍藏着风和竹一世的爱恋。 
点击查看用户来源及管理<br>发贴IP:*.*.*.* 2005-10-10 14:22:00

本主题贴数21,分页: [1] [2] [3]

 *快速回复:可以让男人哭一遍的文章
你的用户名:    还没注册?    密码:    忘记密码?
内容
  • HTML标签: 不可用
  • UBB标签: 可用
  • 贴图标签: 可用
  • Flash标签:不可用
  • 表情字符转换:可用
  • 上传图片:可用
  • 最多97KB
  • 邮件回复 显示签名   [Ctrl+Enter直接提交贴子]

    锁定 | 解锁 | 删除 | 移动 | 固顶 | 奖励 | 惩罚 | 发布公告